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497章 冤孽
作者:baichi83      更新:2015-10-30 17:41      字数:5298
热门推荐:
    那种诱惑的感觉,使得李尽欢不由的有些口干舌躁了起来,闻着青梅姨妈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女性的身体里特有的体香和从那一对正在那胸罩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坚挺的那山峰里散发出来的那沫香,看着那正在青梅姨妈的胸前不停的晃动着向着自己发出着淡淡的诱惑的气息的那雪白而迷人的大白兔,李尽欢再也忍不住的在青梅姨妈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亲了一下笑道:“谢谢姨妈了!”

    青梅姨妈没有想到李尽欢竟然会亲自己一下,感觉到了李尽欢对自己的情意以后,青梅姨妈的敏感的身体不由的微微有些发软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青梅姨妈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幽幽的看了李尽欢一眼以后,就一坐在那沙发上了,李尽欢看到青梅姨妈坐了下来,也不由地走到了青梅姨妈的身边,也一坐在了青梅姨妈的身边,然后,李尽欢伸出手来,放在了青梅姨妈的那一条正被那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结实充满了弹性的腿上,在那里抚摸了起来。

    青梅姨妈感觉到了李尽欢在自己大腿上的轻薄的举动,一个香软的身体不由的软化了下来,而李尽欢一边抚摸着青梅姨妈的那雪白的大腿,体会着青梅姨妈的那大腿在那丝袜的包裹之下的那弹性而温热的感觉,一边将头贴到了青梅姨妈的耳边,柔声的对青梅姨妈道:“姨妈,你好美!”

    “尽欢,不要这样。”

    李青梅娇羞呢喃道,“虽然姨妈很感谢你帮助姨妈还清债务,可是……”

    李尽欢继续紧紧地拥着青梅姨妈的纤腰道:“不,青梅姨妈,我有话要和你说呀,想说很久的了,但面对着你又不敢说。”

    青梅姨妈软软的道:“有什么你说吧。”

    李尽欢深情款款说道:“青梅姨妈,我很辛苦呀,无论白天、晚上,甚至发梦的时候,我都想着你,你的每一个的表情、每一个的笑容都深深地刻在脑子里,我想你想得要发疯了。”

    青梅姨妈娇羞无比呢喃道:“尽欢,你说什么呢……”

    李尽欢真诚地说道:“青梅,我爱你!”

    青梅姨妈羞赧娇嗔道:“尽欢,不可以这样的,我是你姨妈呀!”

    李尽欢却不再说话,从后轻吻青梅姨妈雪白的颈项,轻吻轻咬她可爱的小耳珠。青梅姨妈的颈子和小耳珠在他的轻吻下变得通红,身体颤抖着。

    青梅姨妈微微挣扎地呢喃道:“尽欢,不要……”

    李尽欢放开双手,将她转身面对着他,见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急喘着气而令性感的檀口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他双手再拥着她的纤腰,用力拉她紧贴着他,吻向她的香唇,青梅姨妈紧闭着樱唇,令他的舌头不能进入她的口中,只可轻舔着她的香唇。

    青梅姨妈拼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他吻她并娇喘呢喃道:“不要,不要,尽欢……噢……你顶着我呢。”

    那一对本就丰挺怒耸的美丽也就更加向上翘挺。

    李尽欢软语温存道:“青梅姨妈,只是亲亲好吗?只是亲亲,不要惊动了瑶瑶哦!”

    青梅姨妈娇羞无语道:“可是……”

    李尽欢立刻吻封着她的小嘴,但青梅姨妈仍然紧闭着银牙,他双手轻抚着她雪白的颈项,慢慢向下滑落,双手到达青梅姨妈丰腴浑圆的双峰。突然用力一握。

    青梅姨妈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自从瑶瑶的父亲去世寡居以后,就从来没有跟男人来往过,更不要说亲吻抚摩了,一直到王家夜宴上被李尽欢在露天舞池里面威胁扰夺去了寡妇的香吻,后来在徐佳人家里又曾经被他扰揩油,如今这个小坏蛋更是肆无忌惮的揉捏自己那柔美娇挺的怒耸,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

    “啊!不!”

    青梅姨妈张开小嘴叫的时候,他的舌头立刻探入她的口中,追逐她的小香舌。热吻和爱抚好像击溃了她的理智,青梅姨妈开始被动地回应着,他疯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青梅姨妈的吻与瑶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青梅姨妈有点芬芳馥郁的味道,是一种成熟的、丰腴的、圆润的、娇羞柔弱的吻。

    李尽欢感到青梅姨妈的不断的摩擦着他的,令他按耐不住要侵犯她的冲动。每当他的舌头伸过去时,她的就开始不安地扭动,不断地摩擦着他的,双手在他的后背来回抚摸,似乎在鼓励他采取更直接大胆的行动。他们吻得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被此的嘴唇。

    青梅姨妈双脸酡红,一双美眸如梦似烟,带着迷惘。李青梅的抵抗渐渐减弱,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尽欢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沈的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端庄寡妇被他强迫接吻的娇羞挣拒。贪恋着李青梅口中的粘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不但乱且死缠着。若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口腔来的恰当。

    李青梅的粉面越来越红,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没休息地被搓揉玩弄。另一只手则移到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大腿及大腿内侧四处抚摸,并开始向大腿根处绵密的爱抚。手指从的裂缝侵入,开始在花蕊的入口处抚弄。李青梅的腰不知不觉的弹起,想逃避,可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不要啊!不可以!”

    青梅姨妈娇躯轻震,勉强推开李尽欢,脸红红的对他娇嗔道,“尽欢,我们不可以这样的,这是呀。”

    “怎么能算是呢?你也就未必是我的姨妈呀!”

    李尽欢说道,“即使真的是的,青梅姨妈,我们也没有必要介怀世人的想法,活在世上只要开心地生活,而且只是亲亲吻吻不算吧!”

    青梅姨妈娇羞呢喃道:“只可以亲亲,不可以……”

    不管他是不是姐姐的孩子,可是他毕竟不仅帮助她这个准姨妈还清了债务,还帮准舅舅李文东还清了债务,仅仅因为这个孩子善良的心肠,她就不忍心伤害了他的感情,谁让他从小就没有享受到母爱呢!

    李尽欢听到青梅姨妈说可以,立刻拥着她一起倒在沙发上再次热吻,青梅姨妈亦娇羞无力地拥着他,用两条粉臂轻轻缠住他的脖子,诱人的香唇狂回吻着他。

    青梅姨妈的舌头柔软湿润而带有粘性,和他的舌头交缠时差点令他灵魂出窍。李青梅用力地吮吸他的唾液,舌头热烈地与他纠缠,仿佛要把他整个吸进去似的。

    李尽欢大胆地将鼻子贴近青梅姨妈的酥胸,深深吸入几口芬芳的乳香后将手滑移,将那浑圆、弹力十足的隔着背心轻轻抚摸一番,虽然是隔着背心,但是他的手心已感觉到青梅姨妈那柔嫩的小被他爱抚得变硬挺立。

    青梅姨妈那欲闭微张、吐气如兰的诱人樱唇,在艳红的唇膏彩绘下更加显得娇艳欲。他的手微微加力,用力地揉搓、挤压,同时起劲地吮吸青梅姨妈的小嘴,身体来回摩擦她的肌肤,刺激她的感觉,很快就使她呼吸加重,动作也狂暴起来。

    随着他在柔软娇翘的上的揉搓,青梅姨妈感到一丝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李尽欢得寸进尺,摊开手掌心往下来回轻抚青梅姨妈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住,将手掌伸入她的短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青梅姨妈的美臀。他爱不释手的将手移向前方,轻轻抚摸青梅姨妈那饱满隆起的。

    青梅姨妈惊道:“啊!”

    青梅姨妈的温热隔着三角裤借着手心传遍他的全身,有说不出的快感,巨蟒兴奋胀大得微痛,它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青梅姨妈默默地享受着被他爱抚的甜美感觉,尤其她那寡居许久未经滋润的,被他的手掌抚摸时浑身阵阵酥麻快感令青梅姨妈发出美妙的呻呤声。

    “尽欢,不可以了!姨妈要去给你做饭呢!”

    李青梅虽然死命推开了李尽欢的色手,可是芳心和娇躯都情不自禁地轻颤,心底更是怨叹,姐姐啊!他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这到底是什么冤孽呀?走动之间,由于沟壑幽谷泥泞不堪,双腿趔趄,美臀更是扭来扭去,十分性感。

    李尽欢知道美寡妇这些天被他挑逗撩拨的动了春心,还清债务之后心情放松也开始产生虎狼年龄女人的生理渴望,只是碍于伦理辈分的关系还有女儿瑶瑶的面子,还有些不好意思罢了,他需要耐心地给美寡妇更多的刺激,才能最终夺取美寡妇的贞节,彻底占有李青梅的身心。

    李尽欢起身走到那厨房里一看,青梅姨妈正蹲在那里择着菜呢,仿佛知道李尽欢会进来一样的,看到李尽欢以后,青梅姨妈的脸上一片平常,只是那嘴角泛起的那一丝发自内心的娇羞,才显示出,青梅姨妈的内心是喜悦的。

    而李尽欢走进厨房以后,就正好对着了青梅姨妈的背影,而李尽欢看到,青梅姨妈的一个身体的要紧的部位,正在那里向着自己散发着诱惑的信息,因为青梅姨妈是蹲着的,所以,那本来就紧紧的包裹着青梅姨妈美臀的黑色短裙,就更加紧密的贴在了青梅姨妈丰腴滚圆的美臀之上,而将那一个正在那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美臀的优美轮廓,尽情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p>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