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073章 完美拥有沐雪睛(完)
作者:白玉糖      更新:2015-10-30 17:42      字数:4697
热门推荐:
    “呼呼……小草,你,你这个小坏蛋,要是,要是在不放下睛姨,睛姨,睛姨都要被你gan昏过去了,实在是,太,太强烈了,你,你人不大,花样还不少,非要弄死睛姨你,你才满足啊,睛姨,睛姨又差点没忍住被你gan的阴精大泄了,呜呜……真是,美死了,你,你怎么这么厉害,睛姨,睛姨怎么说也,也是如虎如狼的年纪,还,还满足不了你一个小孩子,真不知道洛姐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变态!”

    沐雪睛心中感叹,可是她提到洛青衣的时候,洛草和她两个人的心中突然又有些异样了,这让两个人不由的再一次的想到了彼此的关系,两家的亲密,可是此刻却不顾辈分不顾伦理道德的光着身子交合着,这种感觉,冲击的两人心头再一次的一滞,不由的,洛草的眸光再一次火热了起来!

    “噗噗……”

    大柱子大起大落的再一次在床上gan了起来,gan着睛姨的马蚤**,睛姨那羞涩的心顿时再一次的酥麻了起来!这种至美的xin爱舒服的睛姨意迷神醉。只觉的身子软绵绵地好似天旋地转的要昏睡过去一般!然而马蚤**里那刚强的大柱子让她在昏迷与清醒之间不断的徘徊,欲望越发的飘荡浓郁了!

    “啊啊啊啊……小草,唔唔唔唔、你,你好厉害……唔唔唔唔……太舒服了,大柱子gan死睛姨了,睛姨的马蚤**又被你感触了好多的yin水,好爽,好能gan睛姨的大柱子哥哥,唔唔唔……又硬又粗又大的大柱子哥哥,大柱子亲丈夫,你gan死睛姨了,让睛姨吃不消了……呀……太深了,你,你插的好深,gan烂人家的马蚤**和花心了,唔唔唔……gan的,gan的睛姨花心都要穿了……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小草,我的好哥哥……你真棒……太厉害了……你,你奸的睛姨的马蚤**又马蚤又痒又麻……忍不住了,我又忍不住了,我又要,又要丢了……睛姨好爽…实在是太爽了,马蚤**痒死了,睛姨……睛姨要飞了……”

    “啊啊啊啊……呀……太深太猛了,你,你这个小混蛋,嘶……又,又刺进来了……唔、人家的花心啊,人家的**都被你gan烂了……哦哦哦……轻点、洛草……我的亲丈夫啊,求求你了,轻点、睛姨受不了了,唔唔唔……在这么猛,睛姨,睛姨就要丢了啊,啊啊啊……要死了……你怎么会这么强大,这么厉害,gan死睛姨了,睛姨都满足不了你……啊啊啊啊啊……好柱子,好哥哥,亲爹啊……你插的睛姨的马蚤**好……好快乐……嗯嗯嗯嗯……美死了,美翻了睛姨这个大马蚤逼了……洛草,睛姨的好丈夫,好人啊……睛姨不要…睛姨不行了,噢噢噢噢…不要了啊……要飞了,真的要飞了,你,你停停,噢噢噢噢,好深,又插到花心了,不管了,睛姨,睛姨做你的女人……睛姨要一辈子都做你的女人……给你做你想要的,噢噢噢噢……外面贵妇,床上,床上是荡妇,让你,让你天天gan睛姨这个马蚤**荡妇,睛姨这个马蚤**贱货,噢噢噢噢……睛姨要……要日日……日日夜夜都,都撅着**被你……被你让马蚤货gan……给,给你玩……啊啊啊……睛姨都被你gan的越来越,越来越yin荡了,唔唔唔……哦哦哦……”

    洛草看着床上的着雪白赤裸的睛姨那香艳风情的马蚤浪模样,心中越发的激荡了起来,那一句句马蚤到了骨子里,yin贱到了心扉中的yin言浪语,让洛草的欲望仿佛被刺激到了丁点,原本他还能坚持,可是看着睛姨这般马蚤**的模样,看着睛姨在自己的奸yin下从贵妇变成贱货的过程,洛草的心神得到了巨大无比的满足,这一刻,那情欲仿佛爆棚了一般,刺激的他竟然有了射精的冲动,这一刻,他也再忍不住了,洛草兴奋无比的感受着即将到来的喷射快感,激动的猛的低头深深地吻住了睛姨的红唇,鼻息之中呼呼的喘息着,大柱子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力的gan着睛姨的马蚤**!

    “哦哦……睛姨,你,你实在是太马蚤**了,你,你好浪,小草,小草好……好喜欢睛姨这么yin荡马蚤贱的模样……睛姨,做荡妇的模样简直迷死人了,睛姨,我要你一辈子都做小草的贱货,做我的床上的荡妇,呼呼……好美,睛姨,你的马蚤**好厉害,夹死小草了,小草,小草也忍不住了,也,也要来了!啊啊……睛姨你好棒……睛姨的小**竟然又开始吸咬我的大柱子了,吸的洛草好爽……咬的好痒,睛姨,我爱死你了,啊,好舒服,睛姨,睛姨,我要射了啊……”

    “睛姨……小草也要射了……小草要把jinye射满睛姨的**,让睛姨的身子里充满小草的痕迹,睛姨,敞开你的大马蚤逼,你好生受着我的精子……洛草要全射给你睛姨!”

    洛草那一句句越来越yin贱的话,越来越兴奋的动作,刺激的睛姨不由的开始大力的耸动玉臀迎接着洛草那大柱子的冲击,尤其是马蚤**里,大柱子越来越火热,越来越粗大,那啵啵的有力的跳动,让睛姨知道,身上的这个小男人真的要来了,这让睛姨心头不由的又兴奋,又羞涩,兴奋的是她终于可以满足一次洛草的情欲了,羞涩的是自己的小**里也会迎来她新的男主人的精子烙印,从此自己的身子就彻底打上了小草这个孩子的痕迹了!一想到这个,沐雪睛只觉整个人都羞涩的厉害,可是已经接受了身上的男人拥有自己的事实的她也沉醉在那即将和自己心爱的小男人彻底融合的幸福之中!

    在沐雪睛的娇吟之中,洛草的大柱子在即将射精的激情之中,噗噗的越发的大力的奸yin着睛姨的马蚤**,爽的睛姨仿佛要死掉一般,尤其是花心深处仿佛要被洛草的大柱子洞穿一般,这种感觉,美的睛姨不由的欢叫道:“小草,我的男人,我一辈子的主人,你的荡妇好喜欢你的jinye,快,快射进来吧,都射进睛姨的马蚤**里,射进睛姨的**里,睛姨,睛姨要迎接小草的孩子住进睛姨的**里,噢噢噢噢……快,射啊,睛姨好饥渴,好渴望男人的jinye啊……”

    睛姨那yin荡的叫声,刺激的洛草心头一阵酥麻,下一刻,终于没有忍住,噗的一声,大柱子再一次插入睛姨的马蚤**伸出的时候,龟头猛然震动,波波的噗噗之声,从龟头中传来,一股股浓浓火热的jinye从柱子中喷射了出来,击打在睛姨的**花心中,霎时间,那男人的jinye是那么滚烫火热地射了进来,灼烫地灌进了沐雪睛的**里头,那火烫的感觉好似燃烧了睛姨的**一般,刺激的睛姨呀的一声惊呼,全身剧烈的颤抖,整个人如同八爪鱼一般死死的盘住洛草的身子,娇声高喊:“小草,我的大柱子丈夫,亲哥哥啊,你,你的大柱子好烫,你的jinye好热,你……你终于都射进来了,射进了睛姨的马蚤**里,灌满睛姨的**了啊,啊啊啊,好热,好烫啊,烫死睛姨了,你的jinye射的睛姨……的马蚤**,好,好爽……唔唔唔唔唔……再用力,再多一些……再多一些…小草,亲丈夫,你的贱货睛姨还要,还要更多,噢噢噢噢…好洛草……把你的……孩子都射进来吧,睛姨,睛姨的**好慢,睛姨要你,要你全都……全都射给睛姨的**吧……让睛姨身体里充满你的味道,让睛姨一辈子都沾染你的痕迹,噢噢噢噢……”

    滚烫的jinye射的睛姨的马蚤**爽的要死,那一股股仿佛滚烫的她的灵魂都颤栗的jinye也烫的睛姨突然间哦的一声欢鸣,霎时间全身剧烈的痉挛了起来,尤其是那丰满的玉臀和那修长的玉腿,痉挛之间,马蚤**之内也迎接着洛草滚烫的jinye喷打出了她的阴精,再次高潮的睛姨的爱液和洛草的精子交合在了起来!

    这一刻,原本出现在沐小婉身上的那种奇异的情况再一次的在睛姨的身上出现了,洛草的大柱子不但自主的吸收了睛姨那浓郁的阴气,也吸出了睛姨灵魂中的一丝灵魂印记,融入了中宫圣母圣珠内的圣女图之上,上书沐雪睛待封五个大字之后,一缕紫色能量也融入了睛姨的灵魂之中,这一切都是悄然进行的,欢爱之中的洛草根本就没有察觉!

    此刻他满心的兴奋的趴在睛姨那丰腴的身子上,爱抚着睛姨,也享受着射精的快感!睛姨更是多次高潮之后身心具醉的浓郁的喘息着!

    “好哥哥,我的好人,你,你实在是太厉害了……你……嗯嗯……你竟然射了这么多,睛姨的**都被你射满了,呼呼……太强烈了,都射死睛姨了……你这个小混蛋,不但坏了睛姨的清白,而且现在还用镜子将睛姨**,都给灌满了,不知道,不知道会不会怀孕呢!”

    睛姨痴痴的呢喃着,这话却让洛草心头狂跳,睛姨这样的长辈这样的美熟妇为自己怀上孩子,不知道会让人多兴奋?洛草越想越激动,兴奋的抓揉着睛姨丰腴的娇躯,还嘿嘿yin笑道:“生孩子好啊,要是睛姨给我怀上孩子,不知道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啊……你这个小坏蛋,不要说,我,我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多羞人,睛姨,睛姨怎么能够给你生孩子?”

    从呢喃之中清醒过来的睛姨顿时被洛草的话说的心头狂跳,一想到自己快四十岁了为一个十六岁的小男孩怀上孩子,她的心中就慌的厉害,可是惶惶之中又有种强烈的兴奋和刺激,甚至有点小小的期待,此刻,洛草毕竟是她的男人了,女人,总归是希望为自己的男人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p>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