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519章
作者:五等分的花嫁      更新:2020-01-15 01:34      字数:11292
热门推荐:
    []

    :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闻言。

    睁开一双龙眸。

    烛圭着半空中的徐普通虚影,用不屑且带一丝愤怒的语气说道,“老东西!把我坑在这里这么久,很好玩,很有趣么?!”

    面对烛圭的指责,徐普通倒是不慌不忙,他再道,“老伙计,你倒还是没变。把你约束在此如此久,是我不对。在这,我向你表达我的歉意。另外,从今日起……你自由了!”

    此话一出。

    按照烛圭的设想,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

    事实上,烛圭的内心里,的确是高兴的,可在这之余,却还带着一丢丢的失落。

    “哈哈哈~~~~老伙计,我要走了。我还真是很怀念,曾经和你,喝酒聊天打屁对赌的日子。那、是何等的逍遥……”

    话毕。

    生前,领悟自然奥秘之道的徐普通,虚影散去,彻底消失。

    从此,天地间,不再有这么一号人。

    “老东西,都死了这么久,最后还要来这么一出!”

    话语间,烛圭如此吐槽道。

    与此同时。

    在烛圭的双眼眼眶里,却竟然有一丝热泪浮现!

    是。

    因曾经的一场赌约,烛圭被徐普通,强行困在了此地。

    按照道理来说,作为受害者,烛圭应该是很不满的才对。

    结果。

    作为受害者,不满归不满,徐普通、烛圭他们俩之前的关系,却并不是敌人,而是相相杀,亦敌亦友。

    现如今。

    虽然,在此之前,徐普通早就死了。

    关于这一点,烛圭也很清楚明了,可到老友的再逝去,且天地间,不再有其哪怕一丝痕迹,他还是动容了。

    仰仰头。

    最终,烛圭的选择,是让自己的眼泪倒流而回,并没有真正的流出。

    并非是他铁石心肠。

    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烛龙一脉,作为龙族的一个分支。

    隶属于龙族,定然是承继了这一族群的特点。

    即、平日里,很少会表露感情,却是至情至性之族!

    而烛圭,修炼到大能境,走得是他们龙族普遍的炼体流,一旦流泪,对自身的伤害,是很大的,会损失部分的战力。

    对此,烛圭定然是不愿意的,

    人死如灯灭。

    逝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与其怀念过往,不如想一想,该怎么应对现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这不。

    唯我归一!

    只稍稍一感应,烛圭就觉察到了那两道气息。

    不由得道,“是那两个小兔崽子!”

    话毕,烛圭的选择,并不是就此离去,而是追寻那两道气息,就这么于空中摆动身躯,‘游’了过去……闻言。

    睁开一双龙眸。

    烛圭着半空中的徐普通虚影,用不屑且带一丝愤怒的语气说道,“老东西!把我坑在这里这么久,很好玩,很有趣么?!”

    面对烛圭的指责,徐普通倒是不慌不忙,他再道,“老伙计,你倒还是没变。把你约束在此如此久,是我不对。在这,我向你表达我的歉意。另外,从今日起……你自由了!”

    此话一出。

    按照烛圭的设想,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

    事实上,烛圭的内心里,的确是高兴的,可在这之余,却还带着一丢丢的失落。

    “哈哈哈~~~~老伙计,我要走了。我还真是很怀念,曾经和你,喝酒聊天打屁对赌的日子。那、是何等的逍遥……”

    话毕。

    生前,领悟自然奥秘之道的徐普通,虚影散去,彻底消失。

    从此,天地间,不再有这么一号人。

    “老东西,都死了这么久,最后还要来这么一出!”

    话语间,烛圭如此吐槽道。

    与此同时。

    在烛圭的双眼眼眶里,却竟然有一丝热泪浮现!

    是。

    因曾经的一场赌约,烛圭被徐普通,强行困在了此地。

    按照道理来说,作为受害者,烛圭应该是很不满的才对。

    结果。

    作为受害者,不满归不满,徐普通、烛圭他们俩之前的关系,却并不是敌人,而是相相杀,亦敌亦友。

    现如今。

    虽然,在此之前,徐普通早就死了。

    关于这一点,烛圭也很清楚明了,可到老友的再逝去,且天地间,不再有其哪怕一丝痕迹,他还是动容了。

    仰仰头。

    最终,烛圭的选择,是让自己的眼泪倒流而回,并没有真正的流出。

    并非是他铁石心肠。

    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烛龙一脉,作为龙族的一个分支。

    隶属于龙族,定然是承继了这一族群的特点。

    即、平日里,很少会表露感情,却是至情至性之族!

    而烛圭,修炼到大能境,走得是他们龙族普遍的炼体流,一旦流泪,对自身的伤害,是很大的,会损失部分的战力。

    对此,烛圭定然是不愿意的,

    人死如灯灭。

    逝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与其怀念过往,不如想一想,该怎么应对现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这不。

    唯我归一!

    只稍稍一感应,烛圭就觉察到了那两道气息。

    不由得道,“是那两个小兔崽子!”

    话毕,烛圭的选择,并不是就此离去,而是追寻那两道气息,就这么于空中摆动身躯,‘游’了过去……闻言。

    睁开一双龙眸。

    烛圭着半空中的徐普通虚影,用不屑且带一丝愤怒的语气说道,“老东西!把我坑在这里这么久,很好玩,很有趣么?!”

    面对烛圭的指责,徐普通倒是不慌不忙,他再道,“老伙计,你倒还是没变。把你约束在此如此久,是我不对。在这,我向你表达我的歉意。另外,从今日起……你自由了!”

    此话一出。

    按照烛圭的设想,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

    事实上,烛圭的内心里,的确是高兴的,可在这之余,却还带着一丢丢的失落。

    “哈哈哈~~~~老伙计,我要走了。我还真是很怀念,曾经和你,喝酒聊天打屁对赌的日子。那、是何等的逍遥……”

    话毕。

    生前,领悟自然奥秘之道的徐普通,虚影散去,彻底消失。

    从此,天地间,不再有这么一号人。

    “老东西,都死了这么久,最后还要来这么一出!”

    话语间,烛圭如此吐槽道。

    与此同时。

    在烛圭的双眼眼眶里,却竟然有一丝热泪浮现!

    是。

    因曾经的一场赌约,烛圭被徐普通,强行困在了此地。

    按照道理来说,作为受害者,烛圭应该是很不满的才对。

    结果。

    作为受害者,不满归不满,徐普通、烛圭他们俩之前的关系,却并不是敌人,而是相相杀,亦敌亦友。

    现如今。

    虽然,在此之前,徐普通早就死了。

    关于这一点,烛圭也很清楚明了,可到老友的再逝去,且天地间,不再有其哪怕一丝痕迹,他还是动容了。

    仰仰头。

    最终,烛圭的选择,是让自己的眼泪倒流而回,并没有真正的流出。

    并非是他铁石心肠。

    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烛龙一脉,作为龙族的一个分支。

    隶属于龙族,定然是承继了这一族群的特点。

    即、平日里,很少会表露感情,却是至情至性之族!

    而烛圭,修炼到大能境,走得是他们龙族普遍的炼体流,一旦流泪,对自身的伤害,是很大的,会损失部分的战力。

    对此,烛圭定然是不愿意的,

    人死如灯灭。

    逝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与其怀念过往,不如想一想,该怎么应对现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这不。

    唯我归一!

    只稍稍一感应,烛圭就觉察到了那两道气息。

    不由得道,“是那两个小兔崽子!”

    话毕,烛圭的选择,并不是就此离去,而是追寻那两道气息,就这么于空中摆动身躯,‘游’了过去……闻言。

    睁开一双龙眸。

    烛圭着半空中的徐普通虚影,用不屑且带一丝愤怒的语气说道,“老东西!把我坑在这里这么久,很好玩,很有趣么?!”

    面对烛圭的指责,徐普通倒是不慌不忙,他再道,“老伙计,你倒还是没变。把你约束在此如此久,是我不对。在这,我向你表达我的歉意。另外,从今日起……你自由了!”

    此话一出。

    按照烛圭的设想,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

    事实上,烛圭的内心里,的确是高兴的,可在这之余,却还带着一丢丢的失落。

    “哈哈哈~~~~老伙计,我要走了。我还真是很怀念,曾经和你,喝酒聊天打屁对赌的日子。那、是何等的逍遥……”

    话毕。

    生前,领悟自然奥秘之道的徐普通,虚影散去,彻底消失。

    从此,天地间,不再有这么一号人。

    “老东西,都死了这么久,最后还要来这么一出!”

    话语间,烛圭如此吐槽道。

    与此同时。

    在烛圭的双眼眼眶里,却竟然有一丝热泪浮现!

    是。

    因曾经的一场赌约,烛圭被徐普通,强行困在了此地。

    按照道理来说,作为受害者,烛圭应该是很不满的才对。

    结果。

    作为受害者,不满归不满,徐普通、烛圭他们俩之前的关系,却并不是敌人,而是相相杀,亦敌亦友。

    现如今。

    虽然,在此之前,徐普通早就死了。

    关于这一点,烛圭也很清楚明了,可到老友的再逝去,且天地间,不再有其哪怕一丝痕迹,他还是动容了。

    仰仰头。

    最终,烛圭的选择,是让自己的眼泪倒流而回,并没有真正的流出。

    并非是他铁石心肠。

    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烛龙一脉,作为龙族的一个分支。

    隶属于龙族,定然是承继了这一族群的特点。

    即、平日里,很少会表露感情,却是至情至性之族!

    而烛圭,修炼到大能境,走得是他们龙族普遍的炼体流,一旦流泪,对自身的伤害,是很大的,会损失部分的战力。

    对此,烛圭定然是不愿意的,

    人死如灯灭。

    逝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与其怀念过往,不如想一想,该怎么应对现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这不。

    唯我归一!

    只稍稍一感应,烛圭就觉察到了那两道气息。

    不由得道,“是那两个小兔崽子!”

    话毕,烛圭的选择,并不是就此离去,而是追寻那两道气息,就这么于空中摆动身躯,‘游’了过去……闻言。

    睁开一双龙眸。

    烛圭着半空中的徐普通虚影,用不屑且带一丝愤怒的语气说道,“老东西!把我坑在这里这么久,很好玩,很有趣么?!”

    面对烛圭的指责,徐普通倒是不慌不忙,他再道,“老伙计,你倒还是没变。把你约束在此如此久,是我不对。在这,我向你表达我的歉意。另外,从今日起……你自由了!”

    此话一出。

    按照烛圭的设想,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

    事实上,烛圭的内心里,的确是高兴的,可在这之余,却还带着一丢丢的失落。

    “哈哈哈~~~~老伙计,我要走了。我还真是很怀念,曾经和你,喝酒聊天打屁对赌的日子。那、是何等的逍遥……”

    话毕。

    生前,领悟自然奥秘之道的徐普通,虚影散去,彻底消失。

    从此,天地间,不再有这么一号人。

    “老东西,都死了这么久,最后还要来这么一出!”

    话语间,烛圭如此吐槽道。

    与此同时。

    在烛圭的双眼眼眶里,却竟然有一丝热泪浮现!

    是。

    因曾经的一场赌约,烛圭被徐普通,强行困在了此地。

    按照道理来说,作为受害者,烛圭应该是很不满的才对。

    结果。

    作为受害者,不满归不满,徐普通、烛圭他们俩之前的关系,却并不是敌人,而是相相杀,亦敌亦友。

    现如今。

    虽然,在此之前,徐普通早就死了。

    关于这一点,烛圭也很清楚明了,可到老友的再逝去,且天地间,不再有其哪怕一丝痕迹,他还是动容了。

    仰仰头。

    最终,烛圭的选择,是让自己的眼泪倒流而回,并没有真正的流出。

    并非是他铁石心肠。

    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烛龙一脉,作为龙族的一个分支。

    隶属于龙族,定然是承继了这一族群的特点。

    即、平日里,很少会表露感情,却是至情至性之族!

    而烛圭,修炼到大能境,走得是他们龙族普遍的炼体流,一旦流泪,对自身的伤害,是很大的,会损失部分的战力。

    对此,烛圭定然是不愿意的,

    人死如灯灭。

    逝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

    与其怀念过往,不如想一想,该怎么应对现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这不。

    唯我归一!

    只稍稍一感应,烛圭就觉察到了那两道气息。

    不由得道,“是那两个小兔崽子!”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