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十四章 躺着睡着
作者:莫问江湖      更新:2020-01-15 01:28      字数:4965
热门推荐:
    当大阵散去的瞬间,秦素和苏云媗这两名聪慧女子就立时察觉不到。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忧虑。

    秦素忍不住问道:“大阵为何散了?”

    苏云媗喃喃道:“‘太上三清龙虎大阵’是正一宗的根本大阵,经过正一宗多年经营,以大真人府为枢机,云锦山上的众多宫观和整座云锦山也都是大阵的一部分,就算徐无鬼的境界修为是当世第一人,也不可能攻破大阵,除非是……除非是……”

    说到这儿时,苏云媗的嗓音越来越低,脸色微微发白。

    “除非是什么?”秦素也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不由放低了声调。

    苏云媗定了定心神,说道:“除非是大阵枢机出了问题。”

    秦素立时明白了,此时主持大阵的正是颜飞卿,若是大阵出了问题,岂不是颜飞卿遭了不测?毕竟这次来敌不同寻常,什么情况也可能发生。难怪苏云媗会罕见地失态,实是关心则乱。

    秦素只是略微思索,果断道:“我们去万法宗坛。”

    苏云媗一怔,正要说话,秦素已经拉起她的手,向万法宗坛的方向行去。

    苏云媗神情复杂地看了秦素一眼,秦素似是知道苏云媗在想什么,并未看向苏云媗,仍旧目视前方:“我分得清大是大非,更分得清轻重缓急。”

    苏云媗喟然叹了一声,反握住秦素的手掌,轻声道:“错了,是这边。”

    说罢,变为她拉着秦素向另外一个方向行去。

    不多时后,两女便来到万法宗坛的正门前,此地极为宽阔,只是此时已经聚集了大批正一宗弟子,层层守卫,戒备森严,更有甚者,已经长剑出鞘,神态极为紧张凝重。

    苏云媗见此情景,心往下一沉,抿了抿嘴唇,出示了象征掌教的令牌。

    众多拦路的弟子立时恭敬行礼,让开道路。

    进了正门之后,是一个宽阔广场,然后才是囊括万法宗坛的恢宏大殿所在。此时广场上同样有列有大批正一宗弟子,人人身着法衣,佩戴法器,背后负剑,严阵以待。然后人群分开,张岱山大步走出,当他见到苏云媗之后,竟是下意识地眼神躲闪,不敢直视苏云媗。

    苏云媗是何等聪明之人,哪怕还不明白,脸色立时雪白一片。秦素赶忙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下她的掌心,以示安慰。苏云媗轻轻吸了一口气,又定了定心神,开门见山地问道:“张师兄,玄机呢?”

    张岱山迟疑了一下,说道:“玄机他正在殿内,苏师妹请随我来。”

    说罢,他转身引着两人向大殿走去。

    进到大殿之后,此时三层法坛上已经是空空如也,张岱山带着两人来到大殿角落,绕过

    一扇屏风,苏云媗立时就看到在一张床榻上躺着生死不知的颜飞卿,脸上的血迹已经被人擦拭干净。

    秦素一直在关注着苏云媗,生怕她有什么过激举动。只是出乎秦素的意料之外,苏云媗表现得异常平静,只是面白如雪,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颜飞卿。

    张岱山低声道:“颜师弟主持阵法时遭了地师的暗算,一直昏迷不醒,生死不明……我们境界太低,看不出是怎样的伤势,也无从施救。”

    苏云媗还是没有说话。

    秦素忍不住劝慰道:“苏姐姐,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只要老天师返回大真人府,一切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

    苏云媗缓缓地点了点头,轻声道:“我想与玄机独处片刻,可以吗?”

    张岱山点头道:“好。”然后转身离去。

    秦素轻轻拍了拍苏云媗的手背,也随之离去。

    只剩下两人之后,苏云媗缓缓上前,坐在床榻边缘,握住颜飞卿的手,凝视他许久,方才缓缓说道:“以前偶尔读过几本话本小说,都是女子躺着、睡着,男子坐着、醒着,却没想到我们两个竟然是与书中反了过来,我倒情愿躺在这里的是我,这算不算是造化弄人?”

    颜飞卿仍是静静地躺在船上,没有任何反应。

    苏云媗低垂下眼帘,苍白纤细的手指抵住自己同样没有血色的嘴唇,眼泪无声地滑落。

    过了许久,苏云媗从袖中抽出一块手绢,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只是脸色仍旧有些不正常的雪白。

    不怪她如此,她与颜飞卿是联姻不假,可两人也是情投意合,志趣相同,若非如此,慈航宗那么多优秀女子,也不一定是苏云媗嫁到正一宗来。这么多年来,从天宝二年的帝京之变携手共抗李玄都,到长生宫讨伐皂阁宗诛杀太阴尸,再到白帝城一行,两人同进退,共患难,若论感情深厚,丝毫不逊于李玄都和秦素,从时间长短来说,更甚于李玄都二人。

    在颜飞卿生死未卜的情形下,苏云媗没有方寸大乱,已经是难能可贵。

    苏云媗轻声道:“是素素吗?进来吧,我已经没事了。”

    秦素又走了进来,此时颜飞卿生死未卜,大敌当前,她也顾不上再去计较那点长辈恩怨,来到苏云媗身旁,细声安慰道:“苏姐姐……”

    苏云媗勉强笑了笑:“素素,我现在的脸色是不是特别难看?”

    秦素没有说话,从自己的锦囊中取出一只盒子,扣动机关,小盒子自行展开,看似平平无奇的盒子,其中竟是层层叠叠,最终扩展为一方小巧玲珑的梳妆台。

    “谢谢。”苏云媗轻轻道了一声谢,从这方小巧玲珑的梳妆台上取了胭脂涂抹在脸上,让脸庞多少有了血

    色,她的嘴唇还是略显苍白,又用些许口脂压了压,总算看上去比较正常。

    她望着梳妆台上镶嵌的那块玻璃镜,轻一抿嘴,将悲切情绪尽数收敛。镜子中的女子已经没了方才的软弱,只剩下镇定自若。

    苏云媗强颜欢笑道:“没想到素素你还有这种东西。”

    秦素轻声道:“越是这个时候,苏姐姐越要挺住才是。”

    ……

    在张静沉开启镇魔台阵法的时候,正在返回大真人府的白绣裳和李玄都立时察觉到了不对,因为这座阵法实在太过显眼,哪怕两人距离云锦山大真人府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仍旧可以看到两道“细线”直通天际。

    白绣裳脸色一肃,沉声道:“是正一宗出事了,邪道中人果然另有图谋。”

    李玄都道:“兹事体大,还请白宗主先行一步,立刻驰援正一宗,我稍候就到。”

    此时李玄都已经恢复了部分境界修为,白绣裳也没什么放心不下,微微点头,开始全力御剑,化作一道光华璀璨的耀眼剑光,很快便消失在李玄都的视线尽头。

    李玄都初入天人逍遥境,又有伤势在身,飞行速度比不得白绣裳,只能尽力前行。

    ……

    藏老人、李世兴、白绣裳、李玄都等人陆续离去之后,刘谨一终于从自己的藏身处出来,跌跌撞撞地顺着岩壁上滑落,踉跄着往方才的战场中心走去。

    刚才一番交手,让刘谨一这个江湖散人大开眼界,感叹这些大宗师盖世武力的同时,心中也涌起一股强烈的不甘,凭什么这些人就能呼风唤雨,他就只能一辈子在江湖的泥潭里打滚,他也想出人头地,也想做人上之人。

    那就要甘冒奇险,在刘谨一看来,方才一番大战,必然会有遗落的宝物或是功法秘籍,这就是他的大机缘。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他找遍了整个战场,除了遍地尸骸、尸水、脓血之外,就是那驾被一剑劈成两半的青铜马车。可这驾马车的残骸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灵性,别说宝物,就是灵物的品相都没有,只能算是凡物。

    这如何算得上机缘。

    反倒是残余的尸气又开始侵蚀刘谨一的体魄,让他苦不堪言。

    刘谨一此时再想离开此地,已是千难万难。

    他苦笑一声,难道自己今日要因为一时贪念而死在这里吗?

    就在他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天际尽头掠来一道长虹,落在自己不远处的位置。

    长虹散去,是个黑衣女子,宽袍大袖,身后负有一柄青色长剑,正朝他这边缓缓走来。

    只是没等他看清女子的面容,就彻底昏了过去。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