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卷:梦醒寻路 第五十一章:想捡点漏
作者:千世洺      更新:2020-01-14 22:42      字数:3981
热门推荐:
    回到房间的幕洺也是很好奇上面写了些什么,身为强者不会那么没品吧!

    不过真不好说……

    翻开手册,一页白纸,幕洺突然间就感觉太特么扯了,至少也写个字吧!难道连写字的墨水都不想浪费?

    继续翻下去,终于在某一页有了字迹。幕洺一看,是个“莽”字。

    顿时内心有些凌乱,这真是出乎意料啊!

    之后幕洺便没有看到其他字迹,也就是说整本手册除了封面那几字,正文就只有一个字,“莽”。

    这意思是说一路“莽”过去,还是说我不要太过鲁莽?

    管他呢!自己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合上手册,直接收到弥异太初戒。

    还有十多天,渊试就快到了。

    “咚咚!”

    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除了陌生人便是只有白可芙了。

    幕洺打开房门,的确是白可芙。

    “幕洺,我看渊试快到了,你还要不要去狩猎?”白可芙进来就直接说到。

    别看这十几天两人狩猎诸多黑渊之人,收获颇丰,就很简单。这可是行走在刀尖之上,一不小心小命就没来。

    更何况一下这么多黑渊之人被杀,即使有时候消息闭塞,但过了十多天也该反应过来了。他们肯定有所防备,接下来再去便更加危险了。

    白可芙不是那种无脑的,虽然他极度仇恨黑渊之人,但他还要留着性命去猎杀他们,明知道现在很危险还凑上去,那是不理智的。

    而且幕洺即将参加渊试,在这个节骨眼上更不能出事了。

    因此白可芙来问一下幕洺的意见。

    “那就暂时这样吧,我这几天就多巩固巩固境界。”幕洺倒是不在意,只要不是那种难以匹敌的,以他克制的手段即使打不过也还能逃。

    在战斗之中,幕洺都是把意志之力输入到武器之中,因此也没让白可芙怀疑什么。

    现在幕洺还是星光境,他不想就这样直接到日光境。更何况月光境燃血对他不是什么难题,毕竟修炼了意志之力。现在关键的还是这段虚弱期,若是没有六品灵药,很危险。

    灵药有品级,六品之前只能恢复伤势,六品之后那才是天地造化而生,可一定程度上回复生命力,弥补命光命源。

    对于星光境来讲,六品灵物不需要太多,只是一片碎叶都可能补足。

    但难就难在六品灵物难找,即使边角料也一样。

    即使主修意志之力,但幕洺还是把重点放在境界战技上。因为意志之力不需要天赋,只是单纯看人而已。意志之力境界目前对于幕洺已经算是巅峰了,要在想突破下一个境界不知何时,因此修炼重心就转移了。

    敛息术配合上幕洺的空间星力,无往不利,只要不是那种强的过分的,很难发现幕洺。

    战技太虚—流空,需要进一步感悟。天幕、随天风也是一样。幕洺发现自己的压箱底战技还是太少了。除了上述,便是其他自己空间星力拟形而成的招式,算不上杀招。

    “那也好!最近那边动静较大,我们渊试那一天他们可能发动攻击。”白可芙说道。

    幕洺不知道他从哪来的消息,但应该是真的。举行渊试,势必会吸引诸多天才到此,若是能一锅端了,人族将会损失惨重。

    但这么明显的道理,双方高层都应该知道。黑渊一族肯定是会发动攻击的,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哪里找?即使是一个陷阱,以他们的高傲哪里会不放过?

    从他们的语言就可以看出来了,译过来,“米”是他们至高无上的渊主,而人族被他们称作“迷”,“米”之下,可知人族在他们心里的地位。

    双方博弈,不知道谁能胜出。

    白可芙只是过来询问了一下,并告诉些消息,让幕洺注意点。

    “话说,你为什么不参加渊试?”这时,幕洺发出疑问。他想不通,虽然白可芙是狩的一员,但狩的要求也没那么高,只需要定时上交黑晶。当然,狩也会提供一些信息及资源。

    “听说,如果获得资格就要去走临尘之路,那离这太远了,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白可芙沉默了一会,说道。

    幕洺知道他考虑的是什么,他妹妹是在这被抓走的,尽管很大可能遭遇不测。但他不想离开此地,哪怕只是一点消息都可以,他想要知道他妹妹的消息。

    然而,人族多年来牺牲不知多少人,都没个消息着落。

    也许,他更不想知道消息,这样他还能抱有一丝希望,不然他怕自己会走极端。

    临尘之路,要是走过了,就要去第二渊堕尘渊。

    “你就那么自信能获得渊试资格,进入临尘之路,然后去往堕尘渊?”幕洺虽然不想打击白可芙,但还是开口说道。

    白可芙楞了一下,他从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天才,能打败其他人,获得资格,获得王号。他只是看到赢的人就要去临尘之路,最后前往临尘渊,这是他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一直钻牛角尖,反而忽略了这个。

    白可芙忽然自嘲一声,“也是!”

    “所以,你不妨参加,反正都是磨炼。获得好名次,可能还有奖励。更何况,你真要想知道你妹妹的消息,以你的实力完全不够看。渊试是一个机会,临尘之路也是一个机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渊试,这在之前是没有的,但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嗯!到时候见。”白可芙应了一声,便出去了。他还是需要细细考虑一下。

    ……

    十天过去了,距离渊试已经不到三天。最近八狄拍卖场有一场大拍卖,毕竟诸多天才来此,肯定隆重些,甚至有一些珍惜之物,不然不是让人耻笑?

    幕洺来此很简单,冲着捡漏去的。要钱没钱,如何与别人争?至于杀人抢劫……没人冒犯他,这个不在考虑之中。

    八狄城拍卖场没有那种奢侈豪华的样子,都是翻新过来的。但也还算美观,没弱下主城拍卖场的名头。

    人潮涌动,但八狄城也算雄伟,但也没有造成拥挤,每人有序进场。

    幕洺与白可芙坐在西边一个离拍卖台不太远,也不太近的地方,刚刚好。

    至于包厢,也就十二个包厢,刚好环绕四周。

    幕洺他们没有可闲钱去买这种包厢。

    至于包厢之中自有一条通道,到是没有那么嘈杂,也没人知道是谁。

    不过买得起包厢的,大概也就那么多人,隐藏身份不是必要的,而是清净。

    白可芙最终还是决定参加渊试,准备把一些积蓄买一些修炼之物,提升自己的实力。

    很快,人都已经陆续进场了。虽然也有很多想要进来涨涨要见识的,但门票不是那么好拿的,幕洺那门票还是白可芙拿来的。

    此时,拍卖师走上前来,轻敲了一下拍卖锤,发出清鸣声,直冲人脑海。

    “安静!”拍卖师严肃道。

    每次拍卖下面都有人喧哗吵闹,尤其是今天,拍卖之物极尽神秘,一些平常珍惜之物都只是陪衬,更让人心生期待,因此不由得耳背相交。

    即使期待,即使宝物拍卖的零钱都不够,这不妨碍他们涨涨见识,因此也都停下了,不然可能被驱逐出场,这倒成了笑话。

    见众人停止喧哗,那中年人拍卖师直入正题,若是拖久了,反倒引得众人不满,别人不是花钱听他讲废话的。

    所以开口说道:“今天第一件拍卖物便是一瓶二品顶阶丹药星源丹,一共十二粒。能加快日光境感悟修炼,及时补充源力。”

    “底价一千渊王币!每次竞价不得低于50渊王币!”

    “一千五!”开始便有人举牌示意,直接提价五百。

    “一千六百!”又有人再次提价100渊王币。

    这都只是前戏,主要由那些场中之人竞价,他们不奢求后面的。但一开始就有人直接提价那么高,好像志在必得的样子。

    “一千七!”

    “一千八!”

    “三千!”也许看众人竞价那么慢,那人又直接举牌喊道。

    这一瓶星源丹大概值六千渊王币。

    “三千五!”这时,又有人加入,喊道。

    ……

    很快,竞价来到了七千三!这时没人在喊价了,就连之前那位志在必得的自从喊了三千之后便不再出声。

    拍卖师轻锤三下,见没人喊价,大声说道:“恭喜这位买家获得了一瓶星源丹。”

    此时,第一件拍卖物便正式拍出。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一些平时限量甚至不得见的伤势灵药,修炼灵药,纷纷出现,这加重了全场的气氛。

    一切在有序进行。

    而幕洺也没有看到自己中意的,倒是白可芙花了十枚渊王令拍下了引草,这引草种于身边,可以日日夜夜吸引天地游离的元素,使身边法则浓度加大,便于感受。但这引草只能存在100天,之后便会枯萎,化为种子,百天之后再次生长。

    白可芙也是花了大功夫才从其他人手中抢得引草。

    引草虽然珍惜,但并不是除了这一棵就没有,十枚渊王令已经溢价太多。

    包厢之中还没有人出口竞价,想必这些他们也没得看上眼的。

    “接下来便是弑渊之器,我们一共拍卖十把。都是至少可以抹杀星域境黑渊之人的黑渊不死纹。其中甚至有一把可以抹杀月域境,也就是入道者的黑渊不死纹。”

    众人哗然,入道者便是这方临尘渊的顶级强者,此时,竟有如此弑渊之器出现。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