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百九十七章 巷战
作者:神行汉堡      更新:2020-01-15 01:27      字数:7252
热门推荐:
    那人不紧不慢地跟着老夏,看这架势,相当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尾行的事情。

    向坤也不紧不慢地跟着那人,同时靠着超强的感官能力收集那人身上的各种信息。

    根据这人的外貌、皮肤情况,心肺功能的表现情况,向坤初步判断这个人在24-27岁之间。

    从他行走时的足部、腿部、髋部的动作形态和发力方式来看,应该没有进行过专业的训练,不是体育健将,也不是练家子。

    他为什么要在这大冬天的,冒着冷风,顶着严寒,在外面盯着老夏?

    向坤初步判断,这应该不是见色起意,盯着老夏,可能是因为别的事情。

    刚刚向坤和夏离冰走出咖啡厅的时候,那人明显是在通过手机发消息通知别人,莫非在老夏回家路上设伏?

    会不会是冲着老夏家的钱?

    从之前去老夏家的情况看,她家里的经济实力应该是挺强的,老夏又是独生女,会不会是有人想挟持老夏,从她父母那里勒索钱财?

    还是老夏那异于常人的洞察力、观察力,发现某些人的秘密,而那些人不像他这么好说话,想要对老夏不利?

    又或者,和老夏自己身上的秘密有关?她这总是没有情绪的性格、很高的智商、特别的行事风格,难道还牵扯到了某些人的利益?

    这么想着,向坤倒是颇为期待起来,因为他现在对自己的能力愈加的自信,而且感官能力比所有人都高出好几个层次,就算遇到不可抗拒的真正威胁,他护不住老夏了,至少也能够提前发现,带着老夏跑路。

    向坤本来是打算找个机会给那男人身上塞个“超感联系”的球珠,好进行定位,方便接下来找到他的位置和去向。

    但当更前方的夏离冰走到她租住的小区外时,却忽然和一个人起了冲突,一下子让这种各自躲在暗中的平衡被打破。

    虽然离得很远,但向坤始终有一部分注意力留在夏离冰身上,而且他的感官可以通过“超感联系”的硬币进行精确定位,更准确地收集感官信息,所以夏离冰那边发生了什么,他都基本清楚。

    一分钟前,夏离冰忽然对一个从小区内走出来的高大男人说道:“向坤,你怎么在这?”

    那男人戴着黑色的口罩,低着头往前走,没有理她。

    夏离冰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又说道:“向坤,是我呀!”

    “你认错人了。”那戴着口罩的人瞥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绕过。

    夏离冰却是不依不饶:“向坤,别以为戴着口罩我就不认识了。”然后一把拉住那男人的衣服。

    而那戴口罩的男人狠狠地一甩衣袖,把夏离冰的手甩开,回头指着他,声音凶狠道:“你找死么?”

    夏离冰依旧是很淡然的表情,对对方话语中的威胁毫不在乎,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家里的钥匙握到了拳头里,让一根钥匙隐秘地从拳缝间伸出,增加了拳头的杀伤力,显然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然后夏离冰突然一脸惊讶地看向那人的左侧,在那人下意识顺着她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她却是忽然出手,一把抓下了那人的口罩,然后猛地退后几步,拉开了距离。

    那男人愣了一瞬,但很快反应过来,抬起手臂围住脸,然后转身开始飞奔。

    夏离冰瞥了向坤的方向一眼,也跟着大步奔跑,追了上去,两条大长腿频率极快,一点也没有被那看起来身体素质很强的高大男人甩开。

    那暗中远远跟踪夏离冰的人,也是暗骂了一声,跟着跑起来,追了上去。

    向坤快速地观察了一下,计算了一下那高大男人的奔跑方向和趋势,没有直接缀在那人身后,而是选择了一条近道。

    ……

    跑了十几分钟,那高大男人气喘吁吁地跑进了一条阴暗巷子里,拐了几拐后,在尽头的围墙前停了下来,回过身,让自己藏身于月光和远处等光无法照到的地方,看着跟进来,同样跑得呼吸急促的夏离冰。

    “你这臭婊子!老子们本来不想动你,你他妈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你想死,老子们就成全你!”高大男人语气阴森地说道。

    夏离冰微微降低重心,两臂微张,仿佛在预备相扑的姿势,左手手掌张开,右手握拳,一跟钥匙从指缝中伸出,做好了搏斗的准备。

    但下一刻,小巷内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跑得满头大汗的年轻男人跑了过来,正是那个在咖啡厅外暗中盯着夏离冰的人。

    不过现在他也戴上了一个黑色的口罩,把自己的脸给遮挡住。

    他堵在夏离冰身后,堵住了她的退路,看了一眼那高大男人,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到口袋里,同时拿出了一柄战术折刀一甩,啪嗒一声,刀刃甩出,卡榫锁住。

    夏离冰慢慢站直了身体,向口靠到小巷的墙壁上,以免腹背受敌。

    如果单纯比力量,她肯定不是那个高大男人的对手,但她有她的办法,那么多年的医不是白学的,对人体的了解,让她可以无视对方的抗击打能力,冷静的心理、快速的反应和更轻巧灵活的身手,也可以让她在游斗的时候,占到一定的先机。

    但这只是建立在小区外突然遭遇的前提下,那个地方即便现在这么晚了,还是有一些行人,不远处就是她租住小区门口的保安亭,所以在那个地方动手的话,她是进可攻退可跑。

    正常情况下,按照夏离冰的行事风格,是不会追那高大男人的,更不用说追进这阴暗僻静又不熟悉的小巷里。

    谁知道那高大男人身上有没有带凶器,除非出其不意地偷袭,不然正面对抗,她并不觉得自己能靠一把钥匙打过有一定搏击经验又持械的凶徒。

    何况,现在对方还有两个人。

    但夏离冰既然追了上来,就有自己的底牌。

    那掏出战术折刀的男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做什么,忽然被一个大手抓住头发,向后一拉,又猛地向前一推,把他直接推得前扑到了地上,甚至滑了一段距离,手中的折刀自然也滚落到了一旁。

    那大手的主人,自然就是尾随而来的向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莫声息地出现在了那持刀男人身后。

    而相比起巷子里的其他三人,向坤的呼吸还是非常地稳,看起来就像散步过来,刚巧遇到他们一样。

    “老夏,过来。”向坤对夏离冰招了招手。

    那持刀的男人扑到了地上,自然没有人拦在她身后了,夏离冰依言走到了向坤的身后站定。

    “报警。”向坤说道。

    夏离冰依言拿出手机,开始按110。

    听到这话,高大男人和那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去捡刀的男人,都是吓了一跳,凶狠的目光集中到了向坤的身上。

    “妈的,这个活真是他妈赔本了!回头要加钱!弄死他们!”高大男人对那持刀男人说罢,自己也从怀里掏出一个细长如螺丝刀般的物件,充当武器,拿在手上,向向坤冲来。

    “往后退点,退远点。”向坤没有回头,对夏离冰交代了一句后,就向着两人迎了上去。

    而夏离冰一边冷静地通过手机跟110的接线员汇报着情况,一边往后退了五、六步,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在昏暗巷中与两个凶徒周旋、打斗的向坤。

    从来刺桐市之前,夏离冰就已经得出判断,向坤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要好得多,而根据她这几个月的观察,向坤的身体素质,依然还在不断地变化、提升。

    而不论是之前在面对人贩子时的表现,还是后来她通过网上视频找到向坤踹飞持刀凶徒、在车祸现场救人的情况,都佐证了她对向坤身体素质的推测。

    不仅身体素质强悍,向坤在面对危险时,也是非常地冷静和有调理,很可能有极丰富的实战经验。

    所以她相信向坤,可以对付这俩个人,哪怕这两人带着武器。

    最不济,她相信以她和向坤联手,留不住那俩凶徒,保命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当然,不论是对她还是对向坤,依然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不过在看到向坤出现后的瞬间,她就意识到了——这个危险性几乎为零,她也用不着出手了,可以好好地在旁边观察。

    冲向两个凶徒的向坤,自然也能感觉到夏离冰关注的视线,知道老夏肯定会趁这个机会,观察他,研究他,心下有些好笑,却是故意地没有快速解决掉那两个凶徒。

    在跟进巷子里的时候,向坤就已经有了几十个对付这俩人的方案,甚至有一大半方案他根本用不着出手。

    不论是用精神震慑还是用他自己通过多个能力的“组合技”所得到的催眠效果,都能很容易地制服两人,甚至还可以像对齐豪国一样,给他们一次“深刻”的精神洗礼。

    但考虑到这个事情肯定需要报警来做最后的收尾,而且老夏也在一边看着,全程目击,所以向坤还是选择直接从物理层面给这俩人的打击。

    以向坤现在的身体素质,以他的动态视觉、反应能力、抗击打能力、肌肉力量、移动速度、爆发力等等,对付这两人和对付两只兔子没有什么两样,他们拿不拿刀也没有区别。

    只不过他们亮刀、那高大男人对老夏说的那些话,决定了向坤要下手的程度。

    向坤没有很快地解决他们,而是回想着小时候看的那些功夫片,刻意控制着身体,在两人中间闪转腾挪,一边借着小巷墙壁腾空来个二段踢,一会来个回旋踢,一会来个虎形拳、鹤形拳,黑虎掏心,还白鹤亮翅。

    如果这时候在旁边目击、观察的不是夏离冰,而是唐宝娜和杨真儿的话,现在肯定已经大呼小叫着拿手机拍视频了。

    向坤这一番打斗,论观赏性,确实比动作电影还要好看。

    两人被向坤打得很惨,但偏偏向坤又收着力,控制得恰到好处,没有让他们一下子失去战斗力。

    最开始他们还犯狠,想拼命,但被揍了一会后,两人就知道,根本是在被向坤耍着玩,没有一点能打赢的可能性。

    于是他们想要跑,但向坤不许,继续堵回来揍。

    他们想要去抓正在打报警电话的老夏,依然被抓回来揍。

    而老夏视线紧紧锁定着向坤,一边观察着,一边在和110的接线员说着这边的详细地址,以及遇到的情况:

    “……是的,就是三院不远,三院站往南四十到五十米左右,左拐那片房子,左手边第四个巷口拐进来,一直走到尾。他们有两个人,拿管制刀具,正在围攻我朋友。对,拿刀。情况吗?现在还在打,你们赶紧过来就是了。噢,现在有人被捅了……”

    一声惨叫响起,110接线员十分紧张:“已经有警察过去了,你先离开那里,保证自己的安全……”

    巷子里,那高大男人捂着自己的屁股哇哇大叫、大骂,但他骂的却不是向坤,而是那个持刀的同伴——因为拿刀捅到他屁股,整个刀刃都没进去的,并不是向坤,而是他的同伴。

    “我不是故意的……”那持刀的同伴,下意识地把折刀拔了出来,又是引来高大男人的一阵惨叫和咒骂。

    向坤踢了一脚,把持刀男人踹到趴在地上的高大男人身边,他手中的刀差点插到高大男人的脸,吓了他一跳,于是愤怒地把同伴摁着捶起来,两人竟是扭打在了一起。

    没多久,几名警员在夏离冰的电话指引下找了过来,看到那扭打在一起、混身是血的两人,也是有些目瞪口呆。

    两人都被警察送去了医院,向坤和夏离冰自然也要跟着去警局。

    路上夏离冰也打了电话给三叔三婶,知道这个情况后,两人第一时间赶到了警局。而向坤则是跟家里通报了一声,说要晚点才能回去,暂时没把具体情况告诉父母,免得他们担心。

    两个凶徒伤得虽然惨,但其实并不重,简单处理后,被来调查的警官分开来一通连吓带唬,很快就交代了情况。

    于是在掌握了进一步的证据后,警车呼啸而出,兵分数路,将更多的嫌疑人逮回了局里。

    夏离冰的三叔三婶虽然不是刺桐人,但在刺桐市已经二十几年,也有很深的人脉和影响力。特别是三叔,也是体制内的。

    所以很快的,他们也搞清楚了情况,知道那俩凶徒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对夏离冰和向坤出手。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